图片 4

不久后北极商业航线将开辟 –

俄罗斯可能因气候变暖获得一条自己的,气候变暖导致北极熊同类相残成年北极熊捕食小熊为食这令人发指的一幕据,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者在今天发表的一篇论文中预测,尽管有研究发现北极熊的确会捕食同类幼崽,因此等到我们见证北极航线成为一条服务于油轮贸易的航线

图片 1苏伊士运河位置示意图。

摘要:
由于气候变暖,北极冰雪融化导致一系列生存困境,迫使北极熊捕食同类的现象增多。气候变暖导致北极熊同类相残成年北极熊捕食小熊为食这令人发指的一幕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北极熊虽然是食肉动物,但大北极熊捕食小北极熊的照片仍然震撼人心。环境摄影记者珍妮·罗斯在北冰洋斯瓦尔巴群岛奥尔加海峡拍摄到这一照片。北极熊通常以海豹为食,只有在别无选择时,才会将捕猎对象扩大到其他动物,乃至幼熊。珍妮·罗斯在BBC的采访中表示,这样的同类相残一直都有发生,但是最近观察到的次数却明显增多。特别是当北极熊因冰雪融化被困在陆地上,长时间完全找不到食物后,以同类为食的现象更加频繁。珍妮·罗斯在参加2011年美国地球物理协会秋季大会时透露了这张照片拍摄的始末。《北极》杂志也刚刚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描述了当时珍妮·罗斯和另一名文章作者目睹到的情景。罗斯当时在一艘小船上向大熊靠近。她通过镜头可以看见北极大熊正在“进餐”,但她再靠近时才发现,被吃的是一头小熊。成年北极熊杀戮小熊的方法与通常捕猎海豹的手法一致,狠咬猎物的头部。图为北极熊妈妈在悉心照顾自己的宝宝罗斯回忆说:“当大熊意识到有船靠近时,它立起身体。之后,它跨在幼熊的尸体上,好像是告诉我们:这是我的,别想抢。”“然后它用爪子抓起小熊,用爪子和脖子同时用力把小熊搬到另一块浮冰上。最后它走到一定距离以外后才停下,继续吃了起来。”罗斯说,当时在同一地区还有另一只成年北极熊。她揣测说,它可能是这只被捕食小熊的妈妈。”奥尔加海峡分隔斯瓦尔巴群岛中的两个主要岛屿。通常,这里全年都被冰覆盖。但今年夏天以来,冰雪消退,这一海峡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封冻。“北极熊在失去了一贯捕食海豹的平台后,不得不寻觅其他食物替代。”

图片 2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者在今天发表的一篇论文中预测,随着全球变暖,晚夏时节海冰的消融量达到前所未有之巨,北极的航线将远比人们之前想象的更加适于通行。

日前,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国家地理》杂志研究员在一次极地考察中捕捉到了一组令人不寒而栗的镜头:一头雄性北极熊猎杀同类幼崽,并残忍地将其吃掉。<

说到北极,很多人都会觉得那儿终年冰雪覆盖,不利行船,然而最近一份来自伦敦着名船舶公司报告中称,几年后北极地区就可以开辟商业航线,比原本预测的10年时间缩短了不少。

  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10日报道,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冰层在夏天迅速融化,目前在7月中旬到10月中旬,船只可以在北极航线航行。美国《华盛顿邮报》认为,俄罗斯可能因气候变暖获得一条自己的“苏伊士运河”。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一态势令人兴奋,但若论及北极地区环境以及船舶本身的安全又很值得忧虑。”该研究的负责人、UCLA地理学教授劳伦斯•史密斯(Laurence
C. Smith)说。

这段视频是2015年夏天在加拿大东北部巴芬岛上拍摄的。据了解,像视频中出现的这样同类相食的现象其实并不罕见。而气候变化所导致的食物短缺,则会使这类现象的发生越来越频繁。

根据伦敦船舶经纪公司吉布森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早在2009年,航运业见证了一项盛事,先锋商业航运开辟了俄罗斯北极海岸,建立了北方航线。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更多的船只沿着这条航线航行,也包括一些油轮。而今年,这条极富挑战性的北极通道被一艘最大的油轮──苏伊士型油轮征服。

  文章称,“马士基”号货船上周成功越过白令海峡,是第一艘成功挑战北极航线的大型货船。此举证明北极航线在夏天融冰之际可以航行。轮船走北极航线从不莱梅港到符拉迪沃斯托克,行程约7200海里,大概需要23天;

这项研究发表于最新一期的《美国科学院院报增刊》,在独立的气候预估基础上,对北极地区一年中最适宜航行的9月能否通航进行了探讨。

《国家地理》杂志表示,尽管有研究发现北极熊的确会捕食同类幼崽,但很少有人亲眼见到。随着气候变化导致北极变暖,冰山融化,在捕食平台逐渐减少的情况下,北极熊将越来越难找到食物。因此,北极熊可能就会选择捕食幼崽这种极端的方法来获得食物。

据吉布森报告透露:“与传统路线相比,NSR在线的油轮运输利益部分是来自距离的优势。从俄罗斯摩尔曼斯克港到宁波港,通过NSR的航线比经过苏伊士运河航程要缩短40%以上,这可以节省大量的燃料开支及时间。然而,如果货物运输来自或去往‘更远的地方’,节省下的燃料开支就不那么可观了。比如说,如果经过北极航线从摩尔曼斯克港至泰国马塔府港,就仅仅比经过苏伊士运河只缩短17%航程。除了装、卸货之间距离的价格灵敏度,NSR还有其他一些不足。该航线商业合作灵活度不及其他传统航线。北极航道每年只能在短短3个月的最佳时机航行。此外,获得运输许可在俄罗斯的行政手续耗时较长,船只据说也要对冰碰撞进行额外检查。”

图片 3从欧洲到亚洲,传统航线与北极航线的对比

在全球气温持续升高的背景下,这是对跨北极航运可能性的第一次全面评估。

吉布森还提到:“最后,NSR最大的缺点可能是在航线冰块最密的地方需要使用破冰船开路。油轮在最困难的两部分通行时,需要由2艘破冰船破冰开航。根据我们粗略估计,对于一艘载重12万载重吨的油轮,要想使经过NSR航线的开支低于苏伊士运河,摩尔曼斯克至宁波航线用在破冰船上的花费应少于7美元/吨,摩尔曼斯克至马塔府的破冰船花费则要少于4美元/吨。相比之下,俄罗斯海关将今年破冰船开支的最高限额规定在19美元/吨,尽管市场情报人员认为实际开支更具有竞争力。

  而绕过欧洲西部与南部、地中海经苏伊士运河、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南海、台湾海峡、东海、日本海、鄂霍次克海这条路线,长约10500海里,耗时34天。选择北极航线可以节省11天。

研究发现,到本世纪中叶,哪怕是普通的海运船只也能够在北冰洋中先前无法到达的海域航行,而且不必像今天这样,需要破冰船来开路。“我们讨论了将普通船只隔个几年就能不用护航穿越北冰洋,这在如今是不可想象的。”论文的共同作者、UCLA地理系博士研究生斯科特•斯蒂芬森(Scott
R. Stephenson)说。

撇开额外的破冰船开支费用,长远来讲,北极航线作为一条出口航线对于东西方消费者来说,都有巨大的潜力,因为北极蕴藏着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但是这些能源需要几年开发,因此等到我们见证北极航线成为一条服务于油轮贸易的航线,还需要一段时间。”

  俄罗斯卫星网称,北极航线另外一个吸引人之处是这条航线上没有海盗出没。

史密斯和斯蒂芬森的另一个预测也同样惊人:北极冰层有可能薄到极地破冰船能直接穿过北极点,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航行。“没有人提到过跨越北极点的航运,”史密斯说:“这种可能性是全然不曾被预料过的。”

对于短期油轮市场表现,吉布森表示,11月初新加坡及中东将有假期,市场将可能保持沉闷。目前东向线油轮运费指数约为WS47.5,西向线为WS33。苏伊士型油轮上周变化缓慢,但相对来说保持运价横行调整,而不是下跌,13万载重吨船运价指数,东向为WS80,西向为WS50,是很有代表性的。阿芙拉型油轮并未获得期望所得,8万载重吨船运价指数降至WS105,而且下周也会有个缓慢的开端。”

图片 4目前的北极航线分成东北和西北两条航道。

紧贴俄罗斯海岸线的北方海路(Northern Sea
Route)是如今北极地区最繁忙的船运航线。对于往返荷兰鹿特丹港和日本横滨的船只,北方海路已经比经过苏伊士运河的传统航线短了大约40%。比起它来,直接越过北极点的路线缩短了20%的航程。

  《华盛顿邮报》称,北极航线或因北极冰层融化成为另一条“苏伊士运河”,气候变暖有可能助俄一臂之力。俄罗斯将掌握一条战略商道,并通过领航和破冰船作业获利。▲
(任重)

就连险象环生的西北水道(Northwest
Passage)也将会变得更加适于航行。这条极富传奇色彩的海上通路靠近加拿大海岸线,是亚洲和加拿大东部以及美国东北部之间最短的航线。两位研究者预测,商业船只中数量最多的船体未加固的船只,或将能更多地选择这条水道。

研究者表示,现在平均算来,西北水道理论上每7年才有1年能够通航;但是到了本世纪中叶,9月份海冰的消融程度将使它平均每两年便有1年适于航行。

预测并不认为夏末以外的其他季节能够通行。“通航永远不会常年可行。”史密斯强调。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北极地区平均气温升高的速率一直高于全球平均值。几个世纪以来,探险者们一直梦想能穿越白令海峡,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航行。但北冰洋的海冰一直阻隔着亚洲与北美、欧洲之间潜在的捷径。不过,在过去两年,7、8月份海冰消融的程度已经使普通海轮都能够进入这片刺骨的水域,尽管仍旧需要护航。2012年夏季,北方海路上总共有46次成功的通行。

史密斯和斯蒂芬森研究了这些新兴的海运航线以及通航所需的海冰消融程度。他们使用了7项权威研究得出的北极海冰覆盖情况以及从2040年到2059年期间、每年9月份北极冰盖范围的平均估计值(从历史上来看,9月份是北冰洋结冰面积最小的时段)。

他们考虑了气候变化的两种情形:一种假定全球碳排放增加25%,一般认为这样会造成中低程度的升温;另一种假定碳排放还会再增加10%,造成更大幅度的升温。没想到的是,在两种情形下,通航的可行性都将产生类似的戏剧性变化。

“不管考虑哪一种碳排放情形,我们都将在本世纪中叶经历一次重要的临界点——海冰足够薄——让中型破冰船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史密斯说。

虽然与当前的人类平均寿命相比,世纪中叶的预测听起来也许还很遥远,但研究者强调,这并没有超出远期的商业和行政规划范畴。因此,他们的预测对于港口建设、自然资源的获取和确立航道管辖范围具有启示。

研究者还强调,缺乏法律法规会造成新的安全、环境和法律问题。随着轮船有望在夏末时节进入北冰洋,出台全面的国际性海运法律法规的需求也就更加紧迫。

“北极是个脆弱而危险的地方。”史密斯说。

 

信息来源:EurekAlert!
文章图片:thecanadvocat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