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赴也门撤离中国公民

我驻也门使馆一直在协调中资企业、援也医疗队、留学生等,南也门内战造成各国驻南人员大规模撤离到吉布提,目的就是要确保中国公民尽快安全有序撤离,执行撤离中国在也人员任务,这是中国首次在危险地区帮助外国公民撤离

  亚丁湾国家也门的战火牵动着世界的目光,在也门的中国公民和机构则牵动着国人的心。中国外长王毅28日在海南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期间证实,中国政府已启动从也门撤侨的准备工作。

中国第19批护航舰队所属潍坊舰、临沂舰从3月29日至31日赴也门将处于战乱中的中国公民撤到吉布提。这是中国军舰首次执行撤离我公民任务,充分显示当今中国综合国力大为提高,保护海外的国家、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也已成为我外交工作的重要任务。这也勾起我对近30年前在驻吉布提使馆工作时,经历的新中国历史上首次大规模撤离我公民行动的回忆。

北京3月30日 –
中国外交部周一称,目前122名中国公民已从也门安全撤至吉布提,仍有400余人需要撤离,并再次呼吁通过政治方式解决也门危机。

记者从国防部新闻事务局获悉,鉴于也门安全形势严重恶化,为保护中国公民生命财产安全,根据中国政府统一部署,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海军舰艇编队于29日赶赴也门,执行撤离中国在也人员任务。来源:国防部网

北京4月3日(记者 Megha Rajagopalan/Ben Blanchard) –
中国外交部周四晚间在网站上发布声明称,中国海军临沂舰搭载225名在也门的10个国家公民离开也门亚丁港驶往吉布提。这是中国军方首次在国际危机中帮助其他国家撤离公民。

  目前在也门的中国公民大约有620人,除使馆工作人员、留学生外,援也医疗队有58人,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中央媒体记者有3人,其余为在也门有项目的中资公司,遍布在石油勘探、路桥建设、通讯、水产等产业。

苏联军舰送出首批撤离人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国军舰抵达也门,通过红海撤出中国公民。中国驻也门大使仍坚守岗位。

声明指出,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新加坡、意大利、德国、波兰、爱尔兰、英国、加拿大和也门等国政府请求中国提供帮助。外交部发言人称,这是中国首次在危险地区帮助外国公民撤离。

  【使馆:主心骨】

1984年3月,我与我爱人奉命到中国驻吉布提使馆工作。当时,驻吉布提使馆本部作为我五个驻外小使馆改革试点馆之一,人员很少,使馆本部及经参处均租用当地人的住房作馆舍,生活、办公条件差。有段时间因无机要员,我馆需经常派人赴与吉布提隔红海相望的驻南也门使馆阅发电报,由此两馆形成某种特殊联系。1985年11月初,大使离任回国,我以二等秘书的身份担任使馆临时代办,主持使馆工作。

华春莹称,“我们与有关各个方面都保持着密切沟通,目的就是要确保中国公民尽快安全有序撤离。”

熟悉情况的外交消息人士称,这非常危险,战斗离中国军舰不远。“中国军舰在合适的时间抵达了正确的地点。”

  在也门的中方人员非常分散,但随着沙特等国连续对也门进行空袭,首都萨那大量市民逃离,在也门的中国人陆续集中到萨那和亚丁市,收拾好行李,随时准备离开,使馆,则成为华人的主心骨。

1986年1月13日,南也门首都亚丁枪声大作,炮火连天,一场惨烈的内战爆发了。中国驻南也门使馆所在的使馆区及我各经援、承包组所在地区都位于激烈交火的战区。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吉布提和南也门关系密切,南也门内战造成各国驻南人员大规模撤离到吉布提,这种突如其来的考验也就落在我们使馆身上。

沙特阿拉伯驻联合国代表周五称,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向联合国递交了一份决议草案,要求对也门境内破坏和平和政治进程的组织实行武器禁运。

中国中央电视台周五报导称,被撤离的侨民抵达吉布提,他们大多为巴基斯坦公民。

  随着也门局势急转直下,我驻也门使馆一直在协调中资企业、援也医疗队、留学生等,统计人数、调研路线。使馆时时与在也门的中国人保持联系,了解他们的境况,通知中资机构做好人员组织工作。

1月14日,我馆接到外交部电报,通报包括驻南也门使馆唐大使夫人的五名女同志已登上苏联的军舰驶向吉布提,要求我馆做好接待工作。同时,部里还通知说,随后将有更多的我驻南人员来吉。我随后与苏联驻吉大使联系,了解其军舰何时来吉,但因事出突然,苏联大使也不知道军舰何时抵达。我马上又与吉外交部联系,但吉方也无准确信息。我在港口一直等到第二天,苏联军舰终于到港了。我走到军舰停泊的码头,看到大批人员从舰上下来,可我等了一个多小时,仍未见我人员下舰,心情非常焦急,担心她们不在船上。经苏方同意后,我登上军舰挨舱寻找,终于找到她们。原来因人生地不熟,她们怕出意外而未下船。

华春莹表示,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尽快通过政治方式来解决也门危机。

“我们非常感谢中国政府将我们和学生一起撤离,”一名女子对央视说道。

  【医疗队:承诺的力量】

我的设想与外交部完全相反

联合国安理会已经对胡塞武装占领也门大部分地区和机构发出谴责,敦促他们撤退,并表示支持也门总统哈迪,要求结束冲突。

央视的画面显示,年轻的孩子挥舞着中国国旗走下军舰,还有孩子亲吻一名水兵面颊。

  对援也中国医疗队而言,他们中的很多人对战乱有心理准备,毕竟也门战乱频发,政党间、部落间矛盾常常升级为武装冲突。

外交部同日电告,将有近百名中国在南也门经援专家和工程承包人员撤往吉布提,并指示说将他们就地安置在吉布提,如实在有困难,可以将他们撤往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此时大使已离任,使馆本部除我们夫妇外,只有机要员、厨师、司机三人,重大事项最后需由我拍板。我立刻对其他国家如何撤离本国公民的做法、对吉首都的旅馆接待能力进行了解。此时南也门执政的社会党与苏联及东欧国家关系密切,吉布提有限的旅店都被这些国家撤离人员占满,而且吉布提与埃塞、索马里之间的公路路况极差,民航班机也很少,且机座已全订满。根据这些情况,我初步认定,光靠吉布提使馆和当地旅店无法安置从南也门撤离的大量人员,撤往埃塞及索马里也无实际操作可能,不过从埃塞飞北京的航班通常有大量空座,可利用该航班撤离我人员。

华春莹还表示,“我们再次呼吁也门各方切实落实安理会有关决议和海合会倡议”。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沈丁立表示,协助撤离外国侨民有助于提升中国在国内外的形象。

  在国内接受驻外培训时,远在萨那的同事把爆炸声录下来传给援也医疗队医生王越洋和侯金程,“当时听到那个声音心里咯噔一下,这样的环境实在危险,但为了工作,我们还是来了”。

但我的这种安置设想无先例可循,与外交部的指示完全相反,提出与国内指示相反的建议要担很大的责任。对于外交经验不多、首次承担如此大责任的我来说,如何执行外交部的指示便成为十分棘手的事。考虑再三,我决定向部里发电报告吉当时的实际情况并提出我的建议:苏联及部分东欧国家已派专机来吉撤离人员,建议几天后由埃塞飞北京的中国民航班机临时停降吉布提,将我人员运回国内。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如果我们有能力帮别人却不施以援手必定有损形象,现在我们的表现非常棒。”沈丁立说道。

  随着沙特开始对也门空袭,胡塞武装组织在中国医疗队萨那分队住处附近部署了防空武器。军人出身的中国援也医疗队队长杨士勇说:“来到也门后,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猛烈的炮火,外面的防空炮火像条条火蛇,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

电报发出后,我即召集经参处一秘老刘及执行经援项目的中建公司驻吉办事处、承包建房任务的中土公司驻吉经理部、援吉医疗队负责人开会,要求各单位想方设法,克服困难做好撤离人员的接待工作。

此前,中国已经将571名中国公民全部安全撤离也门,并协助八名为中国企业工作的外国公民撤离。编译:李富强
发稿:王凤昌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杨士勇说,面对儿子的询问,“我告诉他这里挺好的,我都习惯了,让他不要担心”。

1月17日,外交部、外经部、民航总局联署来电复告:同意我馆从南也门撤离人员的建议。首批近百人员已搭乘英国皇家游轮撤往吉布提。我与英国驻吉名誉领事保持联系,以及时了解英游轮抵吉时间。17日,英游轮抵吉港口,我率驻吉各单位人员去迎接,并登轮向我撤离人员表示慰问。我驻吉各单位用小型车辆,经多次往返接运,将我人员送到各临时安置点。

  其实,没有人那么勇敢,但在这样的时刻,他们只能忍耐、坚持、相互鼓励,为的是履行自己的承诺,来到这个国家,就是为这里的人做些实事,承诺的事,就要做到。

借用法国军事基地大巴

  【建设者:期待重归】

鉴于从吉布提撤往国内的人员太多,其中大部分人无护照,而当时护照系手工颁发,手续繁琐复杂,而且需要填表、提供照片,在当时的复杂环境下难度很大。为此我约见吉外交部双边司司长,希望吉方从中吉友好关系大局出发,给予特殊方便。经协商后双方同意,中国使馆将撤离人员名单一式二份,使馆和吉外交部各执一份,中方撤离人员按名单顺序在机场排队,经吉边防、海关与使馆人员共同查核后放行。我将上述情况电告外交部,并告我每批撤离人员领队将随身携带盖有使馆公章的名单,请我边检、海关部门凭名单查核后放行。

  除了医疗队,161名来自中国的建设者还在援助也门建造国家大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是中国援助也门的最大成套项目,按照原计划,还有半年多就该竣工了。但急转直下的安全形势,让这座图书馆的未来令人担忧。

第二批从南也门撤离的中国人员抵达吉布提港口前,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我驻吉公司只有小面包车,使馆只有吉普车,当地也无大巴可租用,交通工具不足成为大问题。情急之下我想到了法国驻吉军事基地有大巴,我与法驻军负责人是朋友,可向其求助。我直接与法军方联系租车,法军同意免费提供大巴,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此后大批中方人员抵、离吉布提时,均借用法军车辆,显示各国在大规模人道主义行动中的相互理解和支持。当日,我用法军车辆将第二批人员从港口运到预先安排的地方安置。由于第一批人员尚未离吉,两批人员叠加,数百人的吃喝拉撒睡问题突出。使馆协调各单位克服困难,及时解决了这些问题,稳定了撤离人员的情绪。

  图书馆项目由来自中国的南通三建公司主要负责,2013年1月开工,项目工期为30个月,直到几天前才因为萨那安全局势问题停工,此前一直是在也门政府军的守卫之下开工建设。

同时我在考虑,20日的班机只能运回90多人,第二批的200多人怎么办,随后来的其他人员怎么办。我想,既然国内已确定我人员撤回国内的方针,又同意我民航班机临时停吉,可主动建议国内另派专机来吉接回其余人员。我将上述想法报外交部,部里很快复电同意,并告将根据实际需要派来专机。

  国家大图书馆项目是我国援也的重要项目之一,为了在撤离之后项目不会受损,我驻也门使馆和中资施工企业反复与也门政府、政府军协商,在详细清点工程进度以及留存在工地上的建筑物资之后,将未完成的国家大图书馆项目暂时移交也方看管,待局势好转之后,在适合的条件下我中资施工企业将回到也门继续完成该援建项目。(新华社驻萨那记者刘万利,新华国际客户端独家报道)

1月20日下午,我民航班机抵吉机场。我按预定方案将先前抵吉的驻南使馆和经援、劳务人员近百人接送到机场。1月22日,远洋公司前往南也门接运我撤离人员的两艘货轮抵吉港口,顺利将500余名中国公民接运到各安置点。

  推荐阅读:高人指点-中国为何要搞一路一带的战略?详情查看《出鞘》,搜索微信号:cqjs123

为撤侨积攒众多经验

从1月25到28日,国内先后派出二架波音747、一架波音707专机来吉,将我除驻南使馆留守人员以外的所有从南撤离人员接运国内。2月2日,外交部来电指示我驻南使馆留守人员当日乘即将抵吉港口的我远洋公司货轮返南也门。我即与吉外交部及港口部门联系,获准从吉港口出境。至此,除一专家组成员在南也门内战中被炮弹炸死外,我在南所有人员800多人平安撤离到吉布提。上述人员在吉临时安置期间未发生任何意外事故,除我驻南使馆留守组重返南也门外,其余人员均平安回国。我馆承担的撤离中国驻南也门人员艰巨任务圆满完成,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这次中国驻南也门人员撤离行动实际上是新中国历史上首次对我在国外公民实施领事保护,虽然规模与2011年的利比亚撤离行动相比要小得多,但仍留下很多经验。1986年之前,除某些东南亚国家排华时,我国曾派飞机、船只将在当地定居的侨民接回国内之外,尚无将公派驻国外人员大规模撤回的做法。南也门内战爆发时,远洋公司正好有一艘货轮停靠在亚丁港,但该轮因无国内指示,未参与撤离行动。我馆经过了解其他国家的撤离做法,结合当地当时情况,开创了中国派遣飞机、轮船撤离海外公民的先河。使馆对撤离人员不用护照而凭使馆出具名单办理离开吉布提、进入我国境手续及用承包制方法请驻当地中方机构安置撤离人员等做法也起到重要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