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叙利亚战场再现“化武疑云”

马克龙表示欧洲大陆的安全不应该依赖美国,  在巴黎袭击事件发生之后,美方认为以色列已对叙利亚发动空袭,境内恐怖分子在使用化武,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人员当年在袭击发生两天后便抵达现场

图片 1

法国在周日晚(11月15日)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IS)目标进行了攻击。  法国内政部表示,该国战机对叙利亚的伊斯兰国重要据点拉卡发动了空袭。  在巴黎袭击事件发生之后,法国和美国承诺将会加紧打击伊斯兰国。  法国国防部表示,10架战机向拉卡投掷了20颗炸弹,目标包括一个指挥中心、一个弹药库和训练营等。  这是法国在叙利亚境内打击伊斯兰国中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行动。  早些时候,法国警方查明了在巴黎袭击事件中另外两名攻击者的身份,他们二人都是法国公民,住在布鲁塞尔。  比利时方面则抓获了七名与巴黎袭击案有关的嫌疑人。  最新数字显示,又有三名在连环袭击中的受伤者不治身亡,让在本次事件中的死亡人数上升到132人。  事件中7名攻击者被打死,他们都携带自动步枪,身绑炸弹。  在袭击发生之后,法国总统奥朗德发表电视讲话说,伊斯兰国组织策划了这起法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袭击事件,并誓言将作出反击。

摘要:
两名未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表示,美方认为以色列已对叙利亚发动空袭,具体时间可能在周四(2日)至周五(3日)期间,但以方战机并未进入叙利亚领空。以色列装备的F-16战斗机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两名未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表示,美方认为以色列已对叙利亚发动空袭,具体时间可能在周四(2日)至周五(3日)期间,但以方战机并未进入叙利亚领空。  这两名官员表示,以色列战机并未进入叙利亚境内,而是从叙境外对叙境内目标进行了空袭。美方称在以发动空袭的时间段中,监测到以战机飞越黎巴嫩领空。  目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尚未得到美国官方证实,以色列国防部发言人拒绝对此事进行评论。

图片 2

叙利亚城市杜马镇(Douma)怀疑受化学武器袭击至今已经差不多两星期,来自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的人员至今仍然滞留在首都大马士革,未能到现场开始调查。这宗怀疑袭击至今已发生了一段时间,他们还能查出甚么吗?  跟调查人员竞赛的不单是时间,他们可能还要面对发动袭击的人或组织,这些人可能还在当地。如果化武袭击真的曾经发生,这些人可以消灭任何证据,令调查人员无功而回。  有专家指出,调查人员抵达现场后主要会从环境采集样本,也会跟当地居民收集血液、尿液,以及跟居民做访问,尝试拼凑出怀疑袭击当日发生了甚么事。调查人员也可以从一些线索,断定有没有人尝试消灭化学袭击的证据。有美国传媒在杜马市一栋怀疑被攻击的建筑物的顶层,发现一个黄色气瓶。  曾经参与叙利亚袭击调查的英国化学武器专家戈登(Hamish
de Bretton
Gordon)介绍,调查人员主要会收集的证据包括武器碎片、泥土、居民血液、尿液样本等。  救援人员和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份子指控,叙利亚政府军从飞机上向杜马镇的居民投掷装有有害化学物的油桶,袭击造成最少4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戈登跟BBC说,调查人员会访问当地居民,看看救援人员和反对派武装份子的说法是否属实。  美国CBS电视台记者塞思·多恩(Seth
Doane)日前前往杜马,到一座据称遭受袭击的建筑里看了看。  他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遇袭受伤的居民和遇难者的遗体,因为如果反对派武装份子的指控属实,遇袭居民身体提供的样本将会是最有力的证据。戈登说:“尿液样本可以用来调查袭击者有没有使用氯气,血液和头发样本就能用来调查袭击者有没有使用一些神经毒剂。”  叙利亚古塔(Ghouta)地区在2013年发生了一宗袭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人员当年在袭击发生两天后便抵达现场,开始调查。他们从当地居民采集了一些血液和头发样本,也取得一些环境样本。  当时负责带领调查的联合国裁军事务厅高级代表安格拉·凯恩(Angela
Kane)跟BBC介绍,调查人员发现了一些混了其他物质的萨林毒剂(Sarin)复合物。她说:“纯正的萨林很快便会蒸发掉。但在2013年发现的萨林复合物混进了其他物质,令它待在当地环境许久。”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人员原定周三(4月18日)抵达杜马展开工作,但为他们做准备工作的联合国保安部队早前在当地受到攻击,调查人员被迫押后计划。美国国务院周二(4月17
日)批评,调查工作一再被拖延,可用的证据将“越来越少”。  反对派武装份子上周撒离杜马镇时,据报有俄罗斯士兵曾到访怀疑发生袭击的地方。美国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代表指,俄方有可能“干扰现场”,令调查人员的工作徒劳无功。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对此予以否认。  英国化学武器专家戈登认为,如果有人真的要消毁证据,首要工作是清除散落当地的武器碎片,也要清洁任何可能被化学武器污染的表面。可能令你意想不到的是,要清理由氯制成的化学武器的清洁剂,也是由氯制成。  要令调员人无功而回,还需要要求目击袭击过程的居民不要配合调查人员的工作,甚至在调查人员到来之前,就把这些居民带走。英国《卫报》周三引述叙利亚救援组织指,有人恐吓参加怀疑化武袭击的救援人员,要求他们不要公开袭击当天的情况,否则他们的家人“会有危险”。  戈登说,遇难者的遗体也是调查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部份。《化学武器公约》(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订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员有权取得他们认为是证据的任何东西,包括遗体,但他们得先找到这些遗体。  戈登介绍,如果调查人员找不到遗体,那也算是一种发现;如果遗体消失了,那就显示事情十分不对劲。  调查人员抵达杜马镇后,他们的工作环境将由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军方控制。联合国裁军事务厅高级代表安格拉‧凯指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调查人员必须把他们工作的过程完整地拍摄下来,也必须紧紧地看护好他们取得的任何样本。  她说,不论他们在做甚么,调查人员都要把样本随时带在身旁,“直至把它们安全送到实验室为止”。

  据俄罗斯卫星网8月27报道称,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当天发表公开讲话表示已经决定法国新一年的外交路线。讲话中马克龙回应了法军可能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的问题,并且强调欧洲应该摆脱目前在防务问题上对美国的依赖。

叙军方:不会犯下如此滔天大罪

图片 3

“叙利亚再次发生化学武器袭击”的报道出现后,叙利亚反对派以及一些国家立即就把矛头对准了叙利亚政府。而叙利亚军方4号在接受央视记者的电话采访时断然否认了这一指责。

  文章称,马克龙在讲话中表示法国正准备对叙利亚进行进一步的空中打击,以回击可能出现的化学武器袭击。马克龙说:“如果我们在叙利亚发现新确认的化武使用案例,我们将继续这么做(发动空中打击)。”马克龙称,他从未坚持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辞职以换取向该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他认为将权力交给阿萨德“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5号,叙利亚国家电视台又播出了来自军方的声明:叙利亚政府军以前、现在和今后都不会使用毒气!不会犯下如此十恶不赦的罪行!

图片 4

叙军方:境内恐怖分子在使用化武

  在介绍推动欧洲防务合作的新进展时,马克龙表示欧洲大陆的安全不应该依赖美国,“欧洲不能再依靠美国。我们有责任保证欧洲的安全”。与此同时,马克龙强调称法国应与俄罗斯和土耳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因为这两个大国对欧洲的集体安全十分重要,他们需要与欧洲联系起来。但是对于土耳其长期坚持的加入欧盟组织的诉求,马卡龙并未表示支持。

军方认为,是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在某些境外势力的支持下,无视无辜平民的生死,在战场上使用化学武器,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文章称,在今年早些时候欧盟组织曾表示将在2021年至2027年间花费近200亿欧元用于防御开支,其中大部分资金将用于研发新军事技术。马克龙还曾提议建立一支欧洲共同干预部队,以便在发生危机时能够迅速部署应对挑战。

叙军方:恐怖分子多次诬告只为领赏

  俄媒表示,就在马克龙发表讲话的几天前,俄罗斯国防部曾指责美国、英国和法国正准备以伪造的化武袭击为借口对叙利亚发动新一轮的空袭。俄国防部发言人称一群在英国私营军事公司Olive接受过培训的武装分子已经抵达伊德利卜地区,这些武装分子可能成为炮制所谓化武袭击的主角。

声明还称,过去,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就曾多次妄加指责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但这样的“诬陷”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而即使一次次地失败,这些“恐怖分子”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诬告”叙利亚政府军,其目的只是为了能继续从他们背后的支持者那里“领赏”。

叙外交部长今天将召开记者会

而根据央视记者的消息,当地时间6号下午,也就是北京时间今天晚上,叙利亚外交部部长穆阿利姆计划在大马士革召开记者会。不过现在还不清楚他是否会在媒体面前澄清这次的“化武疑云”。

俄外交部:所谓的证据均属伪造

5号,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扎哈罗娃在莫斯科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俄罗斯坚决反对美国、法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的决议草案!

她说,对叙利亚化武袭击,这份草案还无调查根据,却直接将矛头指向叙利亚政府。

扎哈罗娃还说,目前有一些由所谓的“志愿者”提供的“化武袭击”的视频和图片,这些应该都是伪造的!她呼吁国际社会对叙利亚化武问题展开深入调查。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
扎哈罗娃:我想强调的是,近日有关叙利亚化武袭击的伪造报告是出自声名狼藉的白盔组织,和总部位于伦敦的臭名昭着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这两个组织都不值得相信,因为他们屡次伪造视频和信息,不断使他们的信用丧失。而这些伪造的视频和信息后来也都被各方否定了。

俄外交部:这是西方导演的“政治秀”

扎哈罗娃还指责这次化武袭击事件是西方国家正在导演的一台“政治秀”。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
扎哈罗娃:我们已经习惯了对叙利亚政府的无端指责。我们也习惯了对大马士革的抨击,这背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推翻现有的叙利亚合法政府。如果没有达到这一目的,至少要上演一台政治宣传秀,来逼迫俄罗斯行使否决权。

佩斯科夫:俄将继续支持叙军反恐

而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5号也说,俄罗斯军队将继续支持叙利亚政府军,在叙利亚境内开展反恐行动,希望能早日让叙利亚摆脱极端恐怖组织的禁锢。

美国务卿下周到访莫斯科会晤俄外长

5号,俄罗斯外交部还宣布,本月11号、12号两天,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将到访莫斯科,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晤,而叙利亚问题正是两人要谈的重点话题之一。

此外,朝鲜半岛局势、乌克兰问题以及如何改善俄美关系,也列在了两人磋商的问题清单上。

美防长:凶手是谁?还待查明

5号,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华盛顿会见正在访美的埃及总统塞西时,被媒体追问“谁是这次化武袭击的凶手”。而马蒂斯的回答相对谨慎,他只是说,这是一起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凶手是谁?还待查明。

特朗普:被越过的不仅是“红线”

叙利亚战场再现“化武疑云”,美国白宫早在4号就把这事儿归咎到了奥巴马政府身上——白宫发言人说,正是由于前政府的“优柔寡断、软弱无能”,才留下了这么个烂摊子。

奥巴马在2012年时曾说,“使用化学武器是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红线’”——5号,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晤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后对媒体说,在他看来,这已经不是越过这一条“红线”的问题了,可奥巴马当年发出的这一“警告”,只是一张“空头支票”。

美国总统
特朗普:在我看来,已经有很多条“线”被越过了,用致命的化学毒气去残杀孩子,无辜的、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儿,这让人震惊。除了那条“红线”之外,还越过了很多条“线”。我认为,奥巴马政府本有机会在很早之前就化解这场危机,就在他划定这条“红线”时。可他发出警告后却无所作为,这让美国大踏步地后退失势,不仅仅是在叙利亚,在全球许多地方美国都在失势,就因为奥巴马的警告是张“空头支票”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叙利亚总统是“凶手”

5号,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一场集会上公开指责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是“凶手”!

土耳其总统
埃尔多安:你们听说伊德利卜省的事了吧,没听说吗?你们听说叙利亚的事了吧,难道没听说吗?上百人死于化学武器袭击,50多个孩子,小孩子,都死了。凶手阿萨德,人们都在诅咒你,看你要如何自救。

伊朗外交部谴责“一切化武袭击”

其实,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土耳其和叙利亚的关系就一直挺微妙——虽然现在,埃尔多安和俄罗斯走得比较近,还参与主导了叙利亚境内冲突各方停火,但他对巴沙尔·阿萨德的态度一直都很强硬。

相比之下,另一个地区大国——伊朗,对叙利亚政府则是“力挺”的。因此,他们在表态时,并没有把矛头对准巴沙尔。

5号,伊朗媒体援引伊朗外交部的声明说,“伊朗谴责任何使用化学武器的事件”,“无论是谁用的,无论受害者是谁”。

声明还说,伊朗愿意让化武袭击中的伤员到伊朗接受治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