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人能看到未来吗?清末人用一种方法看到了未来

严翼均乘着这股热潮开办了新式学堂,所有虚拟世界里的一切都如实的同步到现实中,当你的复利曲线纵坐标的数值超过了成本线的数值,我们青春靓丽,又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时间观

原标题:人能看到未来吗?清末人用一种方法看到了未来

未来是什么?

2017年10月28日 周六  小雨

好久没看过这样的电影了
感觉在讲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未来

时间观决定人的视野与格局。

蒋介石的一生102、人能看到未来吗?清末人用一种方法看到了未来

未来是个快乐的青年。

看到自己的未来

我们都有这样的时光吧
在高中时候
我们青春靓丽
跟朋友们一起疯狂一起成长

能预判未来,叫有远见;因为蝇头小利,牲掉了未来,叫做短视。一远一短,都是形容时间的。

图片 1

虚拟和现实界定是什么?

其实“我们的未来”我们是无法直观的感知的,我们不可能看到未来、闻到未来、听到未来、摸到未来、尝到未来。

可是我们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
可能像娜美一样成为了母亲和某人的妻子
可能像春花一样为事业奉献
可能穷困潦倒变得憔悴沧桑
可能忘记了青春忘记了梦想

所有人都会了解时间概念。这把人与其他动物区别出来。

为让人们生活更富裕,严翼均开办新式学堂,引进西方先进技术,传播西方先进理念。

如果有一天,你在家就能上班,处理事务,聚会与人沟通,购物逛街体验试用,看病相亲访友问安。所有虚拟世界里的一切都如实的同步到现实中,你与月球只有一个按钮之别。

我们只能用我们的大脑“想到未来”。但想象出的未来并没有那么的直观,它只存在你的脑海里而已。

可是回想起来的时候
肯定会不自主地笑着
或留下了遗憾的泪

而人区别出不同阶层,又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时间观。

严翼均做师爷的时期是甲午战争后,戊戌变法在全国轰轰烈烈展开的时期。这个时期人们富国强兵的愿望空前强烈,胸怀理想之士在各地掀起了学习西方先进技术的热潮。

或者说,连按钮启动都可以忽略。

如果你愿意并且付诸行动,倒是有一种“未来”你可以看到。

要有梦想的活着 啊
可能离开了伙伴们
可能不再那么充满活力
至少要有一颗年轻的心吧

流水线工人,只在意手头这一个动作,时间观不超过3个月,之后的事情,他们不关心;

严翼均乘着这股热潮开办了新式学堂。

人说要有饭,于是有了美团。

这个可以看到的未来就是“复利曲线”。一条不知道终点是多少的曲线,横坐标是时间,纵坐标是你的成就(或者是你挣到的钱)。这里还有一条横线——成本线。当你的复利曲线纵坐标的数值超过了成本线的数值。那里是我们定义的“财富自由”的点。当然那只是一个里程碑,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希望
未来的自己
活出自己
我希望
未来的我
像现在这样对未知抱有期待

中层管理者关心1至3年内发生的事情;

他开办时学了很多东西。

人说要有衣,于是上了天猫。

复利曲线的特点就是刚开始的成长根本不起眼,但过了成本线,就是指数增长。

CEO会制定5至10年的规划;

这个时期严翼均学了《海国图志》《物种起源》《国富论》等装载西方技术的书,从这些书里,他发现了让社会更富裕的秘密。

当互联网+,编织成一张巨大的完善的网时,支付宝改变了中国,中国改变了世界。

肯定谁都想活出这样的曲线,但事实却是永远只有少数人可以做到。但即使如此,你也必须要笃信(120%相信)自己可以活出这样的曲线。把这条曲线刻在你的脑子里。至于,为什么要笃信、甚至盲目的笃信?因为这是你的生命,好像除了你并没有人相信你会活出这样的曲线。并且好像别人也并不在乎,就算是在乎你的亲人,他们也许早就为你画出了另外的更平稳的曲线。

商业奇才用20年至50年的时间观考虑问题;

严翼均学习的时候,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路:让人们生活更富裕,让自己国家更富强。

未来你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什么,睁开眼。

有人会说,我才不要什么复利曲线,想钱想疯了吧?平平淡淡多好。人各有志,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身上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啊,(当然,就算为了自己好像也应该笃信才是)。

而改变人类走向的人,伟大的发明家,思想家,看到了100年之后的事情。

严翼均以前没找到自己的路。

未来你早上起床第二件事是什么,拿手机。

看着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你定会想赚更多钱让他们安享晚年。看到活蹦乱跳的孩子,你定会想赚更多钱,学习更多,让他们茁壮成长。为什么笃信那曲线?为了父母、为了老婆孩子、为了亲人、为了朋友,更为了自己。人生本没有什么意义,也没有完美,只是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你可以对比一下,你处于哪个时间观,你可以到达哪个高度?

回家乡的时候,找活干的时候,严翼均并不知道自己要走什么路。那个时候他只是向前走,那个时候他只是想活下去。

你要上网,订早饭,查看公司管理软件派发的工作或者要处理的事务,等到某个点进入虚拟办公室同所有人的虚拟影像交流。

笃信,就算,就算多年后没有走出那样一条复利曲线,你也可以毫不后悔地说“爷,认了!”接着继续笃信!盲目地笃信!

在同一家企业,老板想将企业传承给子孙,而他的雇员却一到下班时间就不耐烦,巴不得早点去吃喝玩乐。因为这两者的时间观是完全不同的。

活下去的过程中,严翼均找到了自己的路。

中午餐后小憩片刻,打开一部虚拟沉浸电影,用主角模板体会不同人生。

因为,如果连你都不信了,别人就更不在乎了。

同样一个人,从不同的时间观出发,会做出截然不同的事情。

严翼均做师爷的一年里,引进了西方教堂,并将开办二百余年的“锦溪书院”改名“龙津学堂”。

下午逛下虚拟购物街,所有选好的商品放进购物车,结账后有线下陪送到你面前。

图片 2

想到一个故事:

严翼均开始教授人们纺织、机械、工程、蒸汽电气等知识。

为什么要出门?

古代有个财主,非常信任一个木匠,他造的房屋又结实又美观,榫卯就像人的关节一样自然妥帖,财主家的房屋全由这位木匠打造,从来没让人失望。

在严翼均影响下,奉化县几千年来一成不变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工商业兴起,纺织工厂建立,人们从男耕女织中解脱出来,开始从事木工、土料建筑、人力车、银行等新兴行业。

这是一个高效,清洁,迅速,智能化的世界。

终于,财主与木匠都老了,老财主对老木匠说:请你最后再为我造一座房子吧!

变化过程是痛苦的。纺织工厂建立后,一批批物美价廉的衣料出现了。人们不再穿家里织的布,人们开始在集市上买工厂里产的布。

资源将最大限度的得到利用,小到每一克水。

老木匠心想,反正是最后的业务了,再也不用为这客户服务了,于是随随便便应付,榫卯都不走心,当然,外面还是光鲜的,足以糊弄外行。

工厂里产的布物美价廉。

世界将以无数的物流配送站点交接,所有资源在大数据的掌握之下合理送达。

老财主验收时看也不看,对老木匠说:感谢你为我认真工作了那么久,最后这座房子,是我送你的礼物。

穿上物美价廉的布是好事,但这对“女织”生活产生了冲击:女人们失业了。

意识形态将弱化,战争将消退或以另一种形式显现。

木匠的时间观是承揽财主家一辈子建造业务时,他的时间观是20年至50年这一级别的,自己的工艺得经受住相同级别的时间考验。当他认定“今天之后,好坏与我无关”,他的时间观就降为1天,更容易成为不负责任的人。

几千年来,女人们一直在家里织布。纺织工厂的出现,让她们不能织布了。

人与未来就差一个虚拟终端接入器和现实的最后一百米。

拥有更长时间观的人,更勤奋,更优秀,更有规划,这都是必然的。

受影响的不只是女人,还有男人。家里织的布不再有人穿,男人不得不花钱为全家老小买工厂里又便宜又好的布。

到时候,生存和毁灭不再是一个问题。

我们应该拥有更长的时间观,这有利于我们的一生。有10年的时间观,你教育孩子、规划职业,就不会焦虑,而只用1年的时间观来做这两件事,你就急火攻心。

在那个饭都吃不起的年代,卖布是种奢侈。

而是一个必选题。

市场及私有,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大提升人的时间观,普遍将人由短视提升为远见。你的小超市一开张,就知道必须取得街坊的信任,不能骗人。任何人一开始供房子,30年的房贷就逼迫他有30年的眼光,小清新们诅咒这30年压榨了人生可能性,其实不知道这才是提升人生可能性。

男人养不起家了。

到了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企业,他的想法简直就像秦始皇,要把产业传一万世。秦始皇家族,没那能力。但很多企业的传承,早已超过几代人的寿命,我甚至不怀疑将来会出现永生的企业。

养不起家的男人和不能织布的女人把怒火发泄到纺织工厂上,他们抵制工业布,他们骂纺织工厂是摧毁他们生活的恶魔。

再大的企业,它不属于我,我不会关心它的未来,它不属于你,你也不会关心它的未来,它不属于任何人,则任何人不会关心它的未来。

男人和女人希望通过抵制和谩骂阻挡近代化浪潮。

你能看多远,你才能走多远。感谢市场,它逼迫我们看得很远,也让我们走得很远。

他们最终没能阻挡。

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1860年)开始的洋务运动和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1890年)开始的维新浪潮,已经让工业化席卷整个奉化。

人们在工业化浪潮中挣扎。

人们挣扎时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路:女人们开始学习机械与织布机操作,她们在纺织工厂里找到了工作,她们一个月赚的钱能买家里一年穿的衣服。男人在县城拉起了人力车、做起了建筑工,他们拉车和做建筑工赚的钱,超过了他们种地得到的钱。

人们生活开始富裕起来:穿上了更好的布,吃上了西方一种叫“蛋糕”的食品(类似今天的鸡蛋糕),坐上了便利的人力车,住上了结实的青砖房屋。

图片 3

“这种生活以前只有皇帝过得上,”奉化县一位见过世面的商人说,“以前只有乾隆皇帝能吃上蛋糕,以前只有乾隆皇帝能穿上工厂里织的布。”

乾隆皇帝生活的年代是十八世纪(1711年~1799年),当时中国施行闭关锁国,没人能接触西方文明。西方使者访问中国的时候,会向皇帝进贡蛋糕、纺织机,乾隆皇帝是当时少数能吃上蛋糕穿上工业布料的人。

富裕生活改变了人们对文明的认知,抵触工厂的人逐渐减少。他们中的开明人士开始学习洋文(主要是英语),开始和洋人打交道、开始进口纺织机、开始办工厂。

蒋介石母亲就是在那时办的工厂(参见《蒋介石的一生76》)。

生活变富裕的过程中,人们有过痛苦有过争吵,有过贫穷有过挣扎。生活变富裕过程中,人们在诸多事情上意见不一致。

人们在一件事情上意见一致,那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要过过去那种“饿殍遍地路有冻死骨”的生活。

工业化前,奉化是一个“饿殍遍地路有冻死骨”的地方。即便身处全国最繁荣的江浙,奉化人依旧忍受着天灾人祸与繁重的赋税。

当时的人是贫穷的,这种贫穷具有普遍性:即便富裕的地主,也只能在逢年过年时吃上肉。

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

普通人会在天灾人祸时饿死。

工业化后,饿死的人减少了,普通人平时能吃上几个鸡蛋,富裕的人每周都能吃上肉。

奉化县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奉化人过上了比以前富裕的多的生活。

人们把过上富裕生活的功劳归功于严翼均。

虽然人们功劳于自己,但严翼均清楚:这份功劳不是自己的。

“在作坊教人们做蛋糕的不是我,用纺织机让人们穿上更好布料的也不是我,我所做的不过是把锦溪书院改名龙津学堂,我所做的不过是我能做的事,”严翼均说。

“我们每个人在各自位置上了做出了让别人生活变富裕的事…”严翼均最后说,“奉化县变富裕,是每个人的功劳。”

生活开始变富裕了,但和西方还有很大差距。为弥补差距,严翼均在师爷位置上继续努力着。

他不认为他能一直努力。

世界是残酷的…

严翼均脑海中响起这种声音。

从很早以前,严翼均就有预感,预感自己生活不会一帆风顺。

他的预感每次都能应验。

严翼均第一次赶考时(参见《蒋介石的一生99》),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落榜了。严翼均醒来时很高兴,他觉得梦都是相反的。

“梦到落榜,说明我会上榜!”严翼均解释说。

虽然严翼均相信自己能上榜,但他没能上榜,现实没证实严翼均的解释,现实证实了严翼均的梦:落榜。

严翼均第二次赶考时,觉得不会顺利。最后的结果证明:他真的不顺利(参见《蒋介石的一生100》)。

严翼均曾认为自己迷信,但他后来发现,他并不迷信。

图片 4

“慈禧以前经历过鸦片战争、中法战争、甲午中日战争,她对西方国家的表现印象深刻,所以不敢怒。

请看下集《蒋介石的一生103、慈禧囚禁光绪皇帝后,惹怒了西方,为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