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美媒称中国新型反潜机将入役打破周边潜艇封锁

瑞典迫使德国蒂森-克虏伯海洋系统公司将旗下考库姆公司出售给瑞典的萨博公司,称中国的高新-6号远程反潜飞机近期积极测试,结盟的代价是失去实行独立灵活的安全战略的自主权,中国五艘军舰首次通过宗谷海峡并环绕日本一周,中国南海周边四国正加强潜艇部署

  【环球军事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5月1日发表了题为《潜艇重新成为增长行业》的报道,编译如下:

  美国战略之页网站10月28日报道,题为《中国填补P-3缺口》,称中国的高新-6号远程反潜飞机近期积极测试,或很快入役。将填补解放军与周边国家之间的“P-3空缺”(P-3
Gap)。

图片 1
资料图:美国军舰巡逻南海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日本《朝日新闻》7月30日报道,原题:中国军队在日本周边活动更为活跃

摘要: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中国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因为经济发展因素,目前正大力部署及增强潜艇性能,主要是争夺该海域主权。
 
  报导根据东南亚各国国防部及多位军事专家的话指出,马来西亚、新加日媒称:中国南海周边四国正加强潜艇部署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中国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因为经济发展因素,目前正大力部署及增强潜艇性能,主要是争夺该海域主权。
 
  报导根据东南亚各国国防部及多位军事专家的话指出,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越南四国正加强潜艇的部署。
  2002年时,马来西亚决定与法国及西班牙订契约,联合开发Skolpen级潜艇两艘,这是该国首度部署潜艇,采用与法国潜艇一样的音波探测最尖端科技。第一艘将于今年部署在婆罗州岛沙巴州新设的潜艇基地,另一艘预定明年初抵达。
  拥有四艘潜艇的新加坡于2005年时新购两艘瑞典制潜艇,虽是中古潜艇,但却是东南亚首度引进具长时间潜航机能的潜艇,其中一艘预定明年底进入新加坡军港。
  目前拥有两艘潜艇的印度尼西亚,计划到2024年增为12艘。这是包括引进攻击机、水陆两用战车等在内的计划,目前正与俄罗斯、韩国等国进行交涉。
  越南传出计划购买不易被侦测到的俄制基洛级潜艇,引起周边各国高度警戒。
  上述四国经济成长率高达6%至9%。报道称,之所以加强引进或部署潜艇,除了为获得海洋资源、维持重要航路之外,主要是随着这些国家经济发展,民族主义也高涨起来。
  这股军扩的趋势也扩大影响,澳大利亚于5月公布国防白皮书指出,今后20年之间,搭载巡航导弹的潜艇将倍增为12艘。
(编辑 苏普)

  瑞典一向对德国拥有瑞典最大的造船厂感到不安。2014年夏天,瑞典迫使德国蒂森-克虏伯海洋系统公司将旗下考库姆公司出售给瑞典的萨博公司。蒂森-克虏伯海洋系统公司大呼“不公平”,此举让这家德国公司损失了10亿美元的潜艇合同以及数百名技术熟练的工程师。

  提升中国航空反潜能力

  参考消息网2月1日报道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1月30日刊登《东亚国家真的在美中之间玩避险策略吗?》一文,作者为国立澳大利亚大学国际关系学讲师达伦·利姆和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扎克·库珀。

  文章称,中国海军正在西太平洋进行频繁训练,其远洋活动日趋活跃。中国舰船时常通过日本的海峡,飞机和潜艇则在日本周围往来纵横。为了对抗美国,中国正在海洋加强其存在感,日本防卫省等机构人士已对此发出警惕之声。

  瑞典的这一举动确立了防务承包商萨博公司作为全球潜艇市场上的一个新竞争对手的地位。作为世界顶级非核动力潜艇制造商,蒂森-克虏伯海洋系统公司不仅感受到了来自法国和俄罗斯等老对手的威胁,现在还面临来自日本和韩国等国刚活跃起来的制造商的竞争。

  所谓“P-3空缺”是借用冷战期间美苏“导弹差距”(Missile
Gap)的说法。上世纪50-60年代,美国媒体宣称苏联洲际导弹数量超过美国,与美国形成“导弹差距”,因此美国积极发展洲际导弹以弥补“差距”。而中国目前尚未装备海上远程反潜巡逻飞机,而中国周边,日本装备大量P-3反潜机,近期美国向台湾交付了P-3反潜机,印度购买了美国最新的P-8反潜机。美媒称,中国周边已经部署超过200架美国P-3反潜机和其他小型反潜机,这些反潜机可以对中国周边海域实施持续严密的对潜、对水面舰艇的监视活动,限制中国海军活动。而中国目前尚未装备大量远程海上巡逻机,这限制了中国的海上控制能力。

  文章称,“避险策略”是当今讨论东亚安全最常用的术语:与中国保持经济和政治接触,同时加强与美国的安全关系,通常这种策略被称为避险策略。

  文章指出,今年1月至5月,中国军舰反复进出冲绳本岛与宫古岛之间海域,并在西太平洋进行演习。这实际上已经突破了从冲绳到台湾、菲律宾的第一岛链。

  瑞典和德国在潜艇生产领域的争吵对于军事承包商来说是一股新潮流的一部分——由于地缘政治变化和技术创新,柴油动力潜艇已经重新成为一个增长行业。

  据《战略之页》报道,过去三年中,中国一直在测试运-8GX6(高新6号)反潜巡逻机,这是与美国P-3C海上反潜巡逻机对应的机型。这两种飞机在外形和装备上相似,除非看到运-8GX6进行实际操作,否则很难判断这两种飞机在性能上有多么近似。一架装备齐全的“高新6号”在2012年首飞,显然这种飞机即将迅速服役。

  各国都希望与中国保持经济和政治接触,这不值得奇怪。因为这样做可以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显而易见的好处。但这几乎没有触及当今的核心安全问题,比如,一旦发生意外——美中爆发战争,应当支持谁。

  本月,中国五艘军舰首次通过宗谷海峡并环绕日本一周,在第二岛链内侧的西太平洋进行了活动。从日本列岛、关岛至印度尼西亚的第二岛链,应是中国海军的战略目标。前海上自卫队舰队司令官香田洋二认为,中国海军远洋航海能力正在加强。海上自卫队干部说,中国海军已经掌握了日美等国拥有的在补给舰两侧同时加油的技术。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布局已经考虑到未来航母的使用,而且其军舰还在使用无人机。

  冷战后,世界上的潜艇数量正首次开始增加。在战略威胁发生变化、全球贸易激增和出现新技术的情况下,各国正在购买或升级潜艇,而有些国家还在缩减它们的陆上和空中装备的规模。

  今后,如果中国在公海使用反潜机搜索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潜艇,那么,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机载反潜优势和潜艇优势将荡然无存。该机的服役,将大幅提升中国海军的快速反潜能力,将会使得美国海军的核潜艇再也不敢大摇大摆的在中国近海耀武扬威。

  文章称,与华盛顿结盟可以获得世界最强军队的支持,但同时该国也因此置于北京的对立面。结盟的代价是失去实行独立灵活的安全战略的自主权,因为结盟需要按照美国防务政策调整本国的政策。

  日媒称,5月,日本还三次确认高隐蔽性的潜艇在日本领海外的毗连区航行。据说三次都可以确定为中国潜艇。中国潜艇的航行时间正在增长,而且其噪音越来越低,更加难以被发现。过去,中国飞机的飞行仅限于东中国海上空。但在7月24日,中国预警机首次通过冲绳本岛与宫古岛之间空域,最远到达冲绳本岛以南约700公里的太平洋空域。

  凭借独特的隐身性能,潜艇尤其受到感觉自己面临更大的竞争对手威胁的国家的青睐。越南正从俄罗斯购买其第一艘潜艇,而澳大利亚、印尼、新加坡和韩国则在扩大潜艇编队,这些举动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中国凭借第一艘航母和大型核动力潜艇扩大海军力量的做法作出的反应。

  目前来看,中国海军总体发展虽然很快,但是反潜能力在世界强国中并不靠前,但这当中尤其是航空反潜能力一直是短板,而航空反潜之中尤以固定翼反潜机更是短板中的短板。中国海军航空反潜战能力长期在低水平徘徊,最大弱点在于海上固定翼反潜巡逻机数量不足,只有十来架,其中大多数不是老旧就是反潜能力已严重跟不上时代步伐。实践证明,反潜最有效的手段就是航空反潜,而海上固定翼反潜巡逻机是最先进的海军反潜主力,因而各海军大国无不把加强海上固定翼反潜巡逻机当做海军力量的重头戏。

  因此,当一个国家两面下注时,它力求在涉及结盟选择方面发出含混信号,以保持自主权。按照这个定义,避险策略需要付出高昂代价,因为立场含糊不清就不能获得明确与美国或中国结盟所能获得的保护。

  中国军事专家表示:“首次通过宗谷海峡在外交上有(对日本的)威慑效果。”

  伊朗通过国家控制的媒体表示,正在开发传统潜艇以扩大该国由俄罗斯建造的潜艇组成的编队。由于各国都会对自己的军事计划保密,所以目前确切的数字还不得而知,但至少有17个国家已提出建造或扩大潜艇编队的公开计划。

  与美国反潜机功能相近

  文章称,在这种情形之下,东亚地区的多数国家似乎都没有采取避险策略,而是与美国结盟。美国的盟友——包括日本、韩国和菲律宾——没有两面下注。这些国家不可能在不损害联盟健全的前提下实行模棱两可的结盟。

  潜艇在大型军事设备中地位独特,因为它们可以在投放力量的同时保护自己。航母力量强大,但造价昂贵而且脆弱。陆基飞机可以飞得很远,但需要从加油机到零部件等各种支援。

  中国最新研发的“高新-6号”就是中国近年来积极努力的结果。这种代表中国目前最高水平的新型反潜机,与美国的P-3C在外形和装备上非常相似,据称其各项性能据称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美军P-3C反潜机的水平,对解放军的广域反潜能力来说是一个重大飞跃。据外媒称,目前世界上能够制造大型反潜机的国家,只有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家。此前日本刚刚加入这一行列,而中国这次试验成功“高新-6号”长航时反潜机之后,就成为第六个具备研发大型固定翼反潜机的国家。

  另一批常常被错误地归为实施避险策略的国家是那些与北京存在重大领土争端的国家。通过明确表示捍卫领土要求的决心,诸如日本、菲律宾和越南这样的国家与中国对抗,放弃了自主的可能性。以这种方式反对中国自然将它们领上了一条与美国密切结盟的道路。随着中国的领土争端的范围加大和严重程度加剧,哪怕曾经是美国的敌人——越南——现在也希望与之建立较密切的关系。

  现在不仅仅需要核动力潜艇,对柴电潜艇也出现了新的需求。据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说,冷战的结束促使全球开始削减柴电潜艇的数量,去年这种潜艇的数量为256艘,而15年前这种潜艇的数量达到463艘。

  美国已经使用反潜机近60年时间,而在这方面处于劣势的中国正在奋力追赶。尽管中国可能获取了大部分美国反潜机装备的细节,但数十年的经验是客观存在的。中国还将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当他们的反潜机实际用于追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潜艇时,其主要行动区域是在美国收集情报的飞机和船只能够跟踪与监视“高新6号”的国际海域。

  文章称,亚洲鲜有真正两面下注的国家。如果一个国家是美国的条约盟友,或是与中国有领土争端(或二者兼而有之),其安全战略一定就是抗衡北京。其余的亚洲国家——显然包括新加坡和印尼的一小批国家——是能保持自主的为数不多的国家。它们或许可以定义为采取避险策略的国家。

  但据战略防务情报公司说,到2024年的10年中,全球各国海军每年在传统潜艇上的开支将增加一倍,即从2014年的55亿美元达到110亿美元。而过去10年,每年的销售额只有几十亿美元。

  该媒体报道称,除非“高新6号”反潜机大规模投入使用,否则中国在该地区将处于严重劣势。中国潜艇受到这些反潜机的持续监视,而中国却受制于行动相对缓慢的战舰,尽管这些战舰配备了能够发现与攻击潜艇的装备。同时,中国能够执行反潜任务的直升机数量相对较少。

  这表明美国的地位比它有时宣称的要更强大一些。尽管一部分东亚国家采取避险策略,既不与美国也不与中国结盟,大部分国家仍然做出结盟决策。

  分析人士预测,未来10年,所有新增潜艇中将有一半以上出现在亚太地区。主要的动机就是中国迅速的海军扩张。从日本到澳大利亚等国正在发展严重依赖潜艇的海上军事力量,以此作为对中国的举动的回应。

  据《战略之页》报道,与P-3C一样,“高新6号”反潜机携带了雷达和其他传感器,以及数吨重的声呐浮标、深水炸弹和鱼雷。

  文章称,即使中国的相对实力不断加强,美国在东亚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很可能趋于深化。中国的机会主义和高压行动,特别是看起来威胁到领土现状的行动,比如在南中国海存有争议的区域修建军事哨岗,很可能加剧这些国家与美国结盟的趋势。

  中国的运-8和运-9运输机源自俄罗斯安-12运输机,但中国版本的安-12作为运输机并未引起重视,但作为一种海上巡逻/反潜机和电子战飞机却引发了关注。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就一直在制造运-8运输机。54吨重的运-8运输机可以载重20吨。过去30年,中国只生产了大约130架运-8运输机,一些卖给了斯里兰卡、缅甸和苏丹。中国的运-8运输机得到了良好的维护,并且不断升级。中国显然正在提高这种老机型的产量和使用,同时也在生产新型运-9运输机。

  打破周边国家“潜艇封锁”

  长期以来,外界常常炒作中国潜艇的威胁,但岂不知,中国才是受各国潜艇威胁最厉害的国家。除了美海军大量的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核潜艇之外,美军近年来改装的“俄亥俄”级巡航导弹核潜艇,可以携带154枚“战斧”巡航导弹,潜伏在中国近海,随时对中国境内的战略目标进行导弹攻击。而作为世界常规潜艇最先进的日本,尽管其只拥有20余艘潜艇,但是在质量上却领先中国很多,也有实力把中国海军舰艇封锁在第一岛链之内。而随着中国与周边国家海洋权益的争夺日益激化,亚太水下潜艇发展也呈风起云涌之势,不管是大国还是中小国家,都把建立自己的潜艇部队当做重中之重。因此,中国海军积极研发具备极高反潜能力的大型固定翼反潜机,可谓顺时而动,将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周边各国潜艇对中国海军的巨大威胁。

  同时,在“高新-6号”服役后,中国海军的战力平衡获得明显改善。一旦中国周边出现异动,中国海军的“高新-6号”反潜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反潜区域,对可疑海域进行快速而有效的反潜搜索。如果中国海军能装备30架这种反潜机,那么,就可以完全阻止美日潜艇在第一岛链内外针对中国的活动,甚至可把中国的反潜作业推进到第二岛链内外。更重要的是,在“高新-6号”号扫清了上述海域的外国潜艇之后,中国海军的潜艇、水面舰艇以及中国即将成型的航母编队才可以在较为安全的情况下,顺利突破岛链封锁更方便的走向更加辽阔的远洋执行作战任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