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一语惊醒梦中人

年轻战士吃肯德基,老师说我的作业做得很一般,奶奶好,每天早上当他起床后 他都会很开心的对自己说 他完成了一天中最难的事,时间提醒我们我已经到成家立业的年纪了

原标题:年轻战士吃肯德基,问他为什么不抵制,一语惊醒我这个梦中人

9月18日,下午陪儿子做作业,儿子随口说了一声,老师说我的作业做得很一般,我又问了一句,那其他小朋友呢?儿子说了几个同事孩子的名字,看得出,没被老师表扬他还是很在意的,于是我说是问了下去,老师说应该怎么做呢?儿子转转眼珠,老师说要多组一些词,速度要快一点。再想想这几天儿子提交的语音作业,确实,组词数量匮乏,速度也很缓慢,常常是边想边组,我也没有对他组词有数量要求,说到多少算多少,质量当然就不可想象了。

上周末小舅子一家三口过来串门,7岁多的小侄女蹦蹦跳跳、活波可爱,是一大家人快乐的源泉。一进家门屋子里马上充满了她的欢快笑语,“爷爷好!”“奶奶好!”“姑姑好!”“姑父好!”“我好想您们呀!”

我原本是很难起床的……

最近一高中同学在微信群了,发了一条结婚邀请。同学们都问好速度,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是啊,年纪到了!这句话在我们脑海里蹦的一声。时间提醒我们我已经到成家立业的年纪了。

近期,在去一家部队医院寻医问药的时候,遇到了一名小战士,发现他竟然在吃肯德基.于是,我决定与他进行一番交谈,看看他吃这种食品的动因和心理层面的潜在活动情况。

这一语惊醒了我这个梦中人。作为一个老师,我对学生提出很好的要求,就连作业,也是要求他们要精益求精,要本着掌握知识的目的而不只是完成就够了,可是,对待儿子的作业,我却只是想让他尽快做完就行了,做得怎么样,全无要求也无更多耐心指导。看着儿子澄澈的眼神,我感到愧疚。

奶奶拉过她的小手:“考完试了没有?考多少分?几号放假?放多少天假?”

然而Danny说

图片 1

我以为,只要认识足够的字,儿子学习应该没有很大问题,可是,他这样下去就还是原地在踏步啊,作为语文老师的我知道语言积累对一个孩子语文素养的形成有多么重要,可就在自己最爱的孩子身上,我却在庸常的忙碌中忽视在了身后。

边挣脱奶奶的手,边跳着回答:“考完了,还不知道分数,下星期一去学校老师公布分数。”

每天早上当他起床后 他都会很开心的对自己说 他完成了一天中最难的事!

这位战士告诉我,他跟部队的救护车来医院抽血检查,由于是要采血,因此在部队无法食用早饭。抽完血之后,就到附近的肯德基采购了一份早餐。

于是我想起了班上好多学习能力超强的孩子,他们没有做教师的父母,却有充足时间能辅导与陪伴他们的父母。当然,也有非常忙碌但是陪伴质量超高的精英型父母。

小丫头学习还不错,课余时间还参加舞蹈、羽毛球、二胡、数学、英语等培训班,尽管自由玩耍时间少之又少,好在刚上二年级,培训内容相对简单,多数都是以玩代教,负担不算太重,小丫头还是挺喜欢的,因为有小朋友一起玩。参加培训班也是当下大多数年轻父母首要选择,为了给孩子找个即安全又能好歹学点东西的地方。

图片 2

我希望自己沉淀浮躁的内心,俯下身陪伴儿子的成长,用更多的思考与细致做好哪怕一次简单的作业,让他从每件小事中学会精益求精。不论多么忙碌,不论多么焦躁,我都要修炼内心,做一个平和而坚定的妈妈。

家里有一台朋友的电子琴,本人有那么一点点音乐细菌,比细胞小了很多,兴趣来的时候自我试着弄出点声音来,大多是会唱的歌,曲调简单的,满打满算不到10首。

当我问他为什么不抵制这种洋快餐、洋垃圾食品、为什么不爱国的时候。他轻声地回答我:我每天早上5点起床抢着把连队卫生全部打扫完毕,一天训练10多个小时,我吃个早饭都不行了?还用你还教我怎么爱国?

听说小丫头在学二胡,有点找到知音的感觉,因为在深圳的一大家人都没有音乐细菌的。于是就问小丫头学了什么曲子,小丫头一边哼哼呀呀唱我就试着弹出来,问小丫头是不是这个调调,就这样玩了一会。

图片 3

之后小丫头问我会不会弹李玉刚的《刚好遇见你》,我说不会,就说:“你唱唱看我能不能弹出来”,试了几下,一直找不着门道,根本不在调上。

听了他的话,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们平时经常把爱国挂在嘴边,但是很少有人去为国服役,对于上级商务部队引进的合资项目,也一直在指指点点。扪心自问,我又什么资格问这位战士抵制不抵制营养早餐的问题呢?

“那就弹您会的吧。”

图片 4

我就弹了起来。

于是,我愧疚地退到了一边,看着他快速地吃完了这份早餐,用时不到20秒钟.可能这就是在部队练就的节奏,军人的节奏。是否应当抵制肯德基的问题,也让我抛到了九霄云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35 6 – -|35 2 – – |35 6 16|5 13 2- ”

责任编辑:

“我知道,我知道,《上海滩》,《上海滩》。。。”

没想到小丫头还知道《上海滩》,反应还挺快的。

“3 35 6 5 | 3 35 6 5|3 35 1 2|5— | ”

小丫头半天没反应,也难怪,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歌曲。

“3  16  5- |5 61 6 -| ”

“《鸿雁》,《鸿雁》!”

“不错,小丫头知道的还不少。”

“  33 33  –  -| 23 32 1-  | 65 3· 2  11 | 16 5 – –  | ”

小丫头又没反应,《北国之春》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歌。

“35 5·  3 | 66 76 66 65| ”

“我知道,《童年》!”

看来《童年》还是和每个人都相关的。

“6· 5 3· 2 1 – | 2· 3 1· 6 5 – | 5· 6 12 3 53  | 5 – –  ”

“《沧海一声笑》。”

这使我很惊讶,咋回事?这明明是我自己在键盘上捣鼓出来的呀?最近一段时间来,每当弹完自己会的几首曲子外,就在键盘上瞎胡按,慢慢的按出一段旋律来,不断反复,不断更新,自己心里还偷偷自乐,窃喜自己也能捣鼓出美妙的旋律出来,一直沉浸在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的喜悦中,天哪,哪知道早已有人弄好了,还是名曲,赶紧上网验证一下,果不其然,虽然略有不同,但主旋律基本一致,仔细想想,那怪自己能捣鼓出来,原因就是《沧海一声笑》太经典了,传唱度太高了,尽管自己不会唱这首歌,也从没学唱过这首歌,肯定听过,一旦听过,就烙印在记忆中,即使哼出来也不知道是谁谁谁,但这就是经典,向经典致敬!向黄霑致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